預防近視網 繁體中文 簡體中文 English 主頁

梁彥康:我的醒悟

steveleung@chinamyopia.org
       

從事視光學專業快十五個年頭,深深領悟視力珍貴,眼見無數的兒童、成人均有視力缺憾,那管是近視,遠視,散光,以致弱視,均需普通鏡框或隱形眼鏡矯正。近年兒童患上近視更趨年輕、以至幼齡化,無怪有人說: 「眼鏡店比米鋪還多」,香港人真的很需要眼鏡矯正視力嗎?

從驗光、眼底健康檢查,配鏡和隱形眼鏡,以致近年應用的晚上配戴矯視鏡,雖說是視力矯正了,但想深一層,當這些光學工具摘下後,視力根本沒有回復正常或改善,患者只是倚賴眼鏡輔助罷了。更甚者; 不少都會近視加深, 而需要更強光度的鏡片(配更深的近視眼鏡),這是治標而不治本,究竟應如何處理近視患者的視力狀況,有何方法能令患者康復祼眼正常視力?或穩定度數不致年年加深!

過去在這行的執業期間,體會到多戴或長戴眼鏡無益,但對有了近視者而不配眼鏡,似乎又說不通,故極力強調近視眼鏡無需長戴,尤其看近書寫,只是看遠模糊才需戴上,雖不致康復正常,但基本上度數沒有增加得那樣快,但近視了始終是缺憾,近視眼鏡難以擺脫,不禁深入思考如何好好保存正常視力,或恢復近視了的裸眼視力。

直至女兒出生後,女兒隨年歲漸長問到:為何那些孩子要戴眼鏡玩耍?,使我深深醒悟 ,不應為孩子配凹透負鏡(近視眼鏡),戴了凹透負鏡雖是清晰了,但近視只有愈來愈愈深,視力從此康復無望。珍貴的眼睛視力與我們的睅戌P樣寶貴,受用終生,不然就需要外在工具輔助 (近視眼鏡), 成為一生的負累!

二零零一年初,在互聯網上結識了幾位熱心的工程師,物理學家,感激他們對我的指導,令我茅塞頓開。在此說出他們的名字說聲感謝!

他們是 Donald Rehm, Otis Brown, Dr. Stirling Colgate, James Arthur等,原來早在七十年代初,美國的科學家們已細心研究促成後天近視的成因,前輩學者如Dr. Jacob Raphaelson Dr. Francis Young等,前者早在1904年已率先採用閱讀用的凸透鏡,成功治癒一名早期近視的小孩,後者在六十年代探索環境改變促成近視,和結論出只要控制/減輕眼睛的調節壓力,紓緩看近的疲勞,後天近視是可預防、避免或減輕!

從前;我這個視光師,只是一眼鏡的驗配專家,無奈地為每一小孩配適當眼鏡應付日常生活,這模式不覺間虛渡了多年光陰,並間接或直接使兒童從此倚賴眼鏡,失去康復裸眼視力機會。直至認識幾位元科學家們,猛然醒悟過去的不足,回想過去也有點汗顏,現在努力解說每位家長認清後天近視的成因,及早選擇恰當的鏡片,是治療性的正視凸鏡 (放大效果) 穩定度數制止惡化,以至康復視力,而非補償性的近視凹鏡 (縮小效果)

這年以來;正視眼鏡已驗配了相當,它的長期應用療效漸漸浮現,部份患者的視力得以改善以至康復,我亦感受到一份榮耀!

梁彥康 2002.12

發表你的意見


2007-09-28 主頁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發表你的意見 網頁版權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