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近視網 繁體中文 簡體中文 English 主頁

"A Scientific Understanding of Eyesight and the Eye's Dynamic Behavior"

Dr. Stirling Colgate (1977)

翻譯 梁彥康(Steve H. Leung)  

 

科學地認識視力和眼睛的動態行為------------ 戈基博士 1977

(美國洛斯亞拉莫斯科學實驗室,新墨西哥州87545理論物理組)

愛因斯坦:『要解決難題,我們需要創意思維,並要超越疑難塑做的水平。』

鳴謝

我很感激和感謝就有關此工作,曾閱讀、批評和給予意見的人。他們之中;我太太露絲極力鼓勵我開始此計劃,楊格博士(Dr. Francis Young)更強力支持此工作,和堅持準確的技術用語。因為嘉定博士(Dr. Garett Hardin)的關心,他加了意義深遠的結語於結論篇。


戈基博士個人紀錄

我是物理學家,我的專長使我不需倚賴視光或眼科專業。我一直自我照顧處理我的視力,曾嘗試解釋此道理,因我相信近視而要終身倚賴戴鏡,對大多數的人來說是沒有必要的。我深信近視不斷加深是畸形現象,毫無需要地干擾正常生理,全因為我們高度文明智識型閱讀的社會,並因為我們否定此原因而繼續下去。

幸運地;在14歲那年學習了生物和物理兩科,令我明白光學和認識視力。更慶幸是在成長中的較後期13-14歲,第一次察覺看遠模糊 -- 即患上近視,趕快地用遠視鏡來對抗近視現象,堅持以它閱讀和書寫。遠視鏡取代眼內肌進一步收縮,使持續緊縮的眼內睫狀肌得以緩解,使看書等近作業時,眼睛的焦點仍維持在遠方狀態。幾星期後我的視力回復正常 -- 焦距狀態在無限遠。(focal state of eye at infinity)

施他令•戈基 (博士)

Dr. Stirling Colgate


序言

一個新的科學真理漸露出光芒,雖不能說服當時的反對者,它的始終不會熄滅,當新一代成長能認知和樂於接受它的道理,真理終究取得勝利。

普朗克 (Max Planck 1858-1947)(近代偉大的德國物理學家,量子論的奠基者)

為何戈基博士的經歷對你很重要?

我先後和多位知名科學家學者研究,共同確立出眼睛是一回饋式控制的精密複雜糸統,它不斷地調校其焦距以迎合周遭視覺環境,透過霍金斯醫院的眼科教授Dr. David Guyton,收到戈基博士這手稿,意識到科學上確認眼睛是動態的。為了飛行員及自我啟發的理科學生的視力福祉我編寫了一書如何避開近視》 ("How to avoid nearsightedness"),提供科學意見使他們改善遠視力回20/40( 即約75度近視)或更好。

在萬千的近視群中,很難得才找到一位如戈基博士,獨具深入見解和前瞻性的有關眼睛行為理論,毫無疑問他實踐了他所推論的理據,他的證詞和論據得到客觀的科學認同。為了讓飛行員和有動機的人士可明白眼睛行為,他去信美國國家健康局(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簡稱NIH),以便通知各醫療專業和公眾有關眼睛的動態行為,和防止近視的另一方案,除了禮貌地回覆收到該信外,NIH NEI均沒有落實推行此防止近視的重要科學工作。

傳統近視配凹鏡方法的確有效,它即時恢復清晰視力是無可抗拒的,這個最初恢復視力」的凹鏡法,遮掩有關正常眼睛行為更深層的真相,對於大多數不是慬慎戴鏡者,凹鏡無疑是一圈套。我希望各位細心閱讀本文,分享戈基博士的成功,防止近視雖不是 容易但確是可行的,只要確實執行預防性措施和戈基博士的忠告。

奧迪•白朗(Otis Brown)


共同聲明

以下的內容是我們認為應該做的,眼睛的動態行為和視覺發展研究,應該在充份資助下科學地努力探究。能掌握準確的知識及對正常眼睛的行為認知,我們就可期望視力的預防性護理措施可落實推行,這是醫學和科學上重要的一環。

我們認為在近視邊緣的患者,必須認真了解本文內容,發揮對光學的基本認知和應用,在日常生活中如能切實執行,維持清晰的遠視力是完全可成功的。對近視邊緣的20/3020/50(即約25至100度近視)患者,提供預防性措施的討論是醫療和工程的責任,在過去50多年此預防性方法已發展成「第二意見」。此文由兩科學家,戈基Stirling Colgate奧迪白朗Otis Brown協力編寫,戈基在年青時由於能清楚明白和認識眼睛本質的行為,故他打敗了此現象 (近視眼)

你可察覺本文把近視的稱謂,視為眼的負焦距狀態(即近視)而非缺憾。我們判斷關於眼睛行為是否「缺憾」,是解決此困難問題的主要癥結,要準確地表達眼睛行為的變化,無需「缺憾」此一概念。若你執著地認定近視是一 種缺憾或屈光誤差,那你便很難歸納各方的實驗數據,和結論出一有效的預防性護理措施。

Stirling Colgate and Otis Brown


凹鏡 = 負鏡俗稱近視鏡

凸鏡 = 正鏡俗稱遠視鏡 、老花鏡

如何維持終生的清晰遠視力?

年青人是無必要成為近視眼的,持續近視加深是人為因素促成。與其等待近視的出現後,用近視鏡看遠來補償失去了的視力,不如及早使用遠視鏡閱讀來防止它的出現。

此文探討辯証近視是可完全可預防的,亦無需不斷惡化及加深。除非年青人可準確認知負鏡的長期效用 -- 愈戴愈深,否則不應以此鏡看遠用。這是一交換;究竟是以正鏡來紓解不自然的看近,或是以負鏡補償已「延長¤ 歪曲」了的眼球來看遠。此論點建基於楊格博士和其他研究者的大量實驗和研究報告。

“正常”視力指看遠山、星星等無限遠距離均清清楚楚,這因為視網膜的微細感光細胞 (桿和錐) 的細微解像力,這解像度銳利至110,000的微細。要充分利用此精細的解像力,人眼的感光細胞也需擁有此光學焦距系統。生理上人類眼睛不是一出生便如斯精細,需透過成長階段逐漸發展確立。生理上所有初生眼睛均是正數值的眼焦距 (positive focal status) 俗稱遠視,持續的近距工作和侷促生活空間,令正常眼睛的正焦距逐漸減退,此是眼睛焦距適應環境的必然生理過程,持續的減退便進入零焦距甚至負數值的焦距 (negative focal status),就是統稱的近視。

當眼焦距狀態由正數值達到零數值;由遠視至平光後,在沒有太多室內的書本、電視、電腦遊戲環境下,眼焦距便停止適應下去。 (所有正常眼視力均具備正焦距或零焦距)。自然界眼睛的視覺焦距均循上述行為而發展至停止穩定。但人類需閱讀、學習,眼睛焦距越來越長時間看近,漸漸地;當眼睛適應過多的閱讀看近,就失去看遠的清晰能力,即成近視眼。

對此情況我們的反應是災難的,因為我們嘗試「糾正」此現象,卻偏又使原來情況加劇惡化,就是配戴了凹透鏡。過多的看近使眼適應了而成負焦距,唯有以凹鏡來使遠方景物的焦距成像於近距離,或統稱近視眼鏡。

光學上近距(籠統地定在6米內)景物的光線進入眼睛是散射的,而遠方景物的是平行光。近視眼看遠方景物,光線透過眼內媒體後聚焦視網膜 (故 看遠出現模糊不清),凹鏡特點使進入光散射開,從而使焦點聚焦於視網膜上 (視患者戴負鏡看遠便清晰了)

當開始用負鏡真的令使你看得很清,它把遠方景物拉近,但以此鏡再看近就把近處景物更加拉近,因為眼睛的奇妙適應力,負鏡所引發的更近距離,眼睛只好更適應近焦距下去,就這樣你正常的眼睛不斷增加負的焦距狀態,全因你用的負鏡所致。幸運地;當你進入成年人 (18-21歲停止發育),你便停止繼續適應這滑稽現象,但你已成為終生的近視,即眼睛負的焦距狀態,因年青時過度看近而令眼球失去原來的恢復彈性。

最明顯和初步的做法去維持你的終生遠視力 -- 看遠無需眼鏡;是及時發現你的視力狀況,是正常的正焦距或是零焦距的平光,以至些微認負焦距狀態的近視,當一發現有少許模糊,就即戴正鏡來看近。正鏡光學特性是屈折光線成集合光,以此鏡看近處使景物轉化成遠方景物。請記著;長時間看近對正常眼睛是不自然,透過正鏡看近眼睛焦距便可維持遠方狀態,阻止眼睛繼續適應近環境,這樣你便可維持正常視力 (正焦距狀態)

正常眼睛視力的發展及其動態行為,在你很年幼期間便進行中,往往是在5 10 歲間的正常視力期,你太年幼無從認知此機制,你父母亦不認識眼睛發展行為,到目前為止仍未有太多書藉、刊物詳細解釋此現象,所以在你的近視邊緣時,你不太能夠明智地抉擇其一方案,是成功有效的預防或是視力的不斷惡化。

當你尚在近視邊緣或其早期時,專業人員若不給予你解說有非凹鏡的另外選擇 (第二意見的正鏡看近),便是虧欠了你長遠的視覺利益。

眼睛和視力是屬於你的,由凹鏡所促成的近視,再用凸鏡去解困是不大可能的,故你必須清楚明白此抉擇,它們是完全相反的!

科學的進步使少數科學家能準確認知此機制,(mean relaxed focal state) 正常眼睛會緩慢地調較其屈光焦距以迎合其周遭視覺環境。部份的眼科學者及相關的專業人仕,窮其一生貢獻也不可推翻主流的傳統觀念 -- 眼睛屈光焦點受單一的遺傳基因所註定(預防近視網主評論:此乃落伍又誤人的觀點)

而且大多數主流 眼科學的意見普遍是拒絕承認此緩慢的調較機制,基於下列原因:

•長期主流正統意見認定所有正常眼睛的屈光焦距受遺傳所支配,當一旦成為近視,無任何方法可改變。

•公眾普遍只接受快速的即時回復「正常」遠距視力,既然「“近視了已看不清黑板,還等甚麼短暫的治療期,正鏡令看遠更模糊。

•對正常眼睛的視覺發展和它的動態行為,及其屈光焦距的形成和發展機制,至今尚未充分認知,此理念亦頗新,故大眾永遠有理由忽略它。

•市面上一些非科學性的書籍,提倡無需鏡片視力改良法,既沒提出物理光學的邏輯論證,更無討論眼球生物生理的調節。單一提倡眼球運動,若不當運動,如過度看近迫使睫狀肌進一步繼續收縮;令眼更近視。

•眼科醫生普遍無需學習正常眼的物理,包括光學和通報理論,這些要點對明白科學化眼睛生理機制的邏輯論証很重要。

•若閱讀正鏡在剛開始的近視時立刻應用,90%的近視眼而要終生依賴戴鏡者可避免,屆時有可能減 少相當部份的視光專業需求。

•很多視光師甚至醫生相信近視而戴眼鏡不是甚麼一回事,另外很多人也想戴眼鏡以改善外觀。

•最後社會壓力驅使學童很年輕便閱讀書寫,及早取得成績,埋下成為成長中的大近視誘因。 (預防近視網主評論:現代學童近視更多是因為沉迷打電子遊戲所引起)

(註:眼科醫生專長於眼病的判症和治療,對眼屈光生理和物理光學等涉獵不太多。另 一方面,視光學由物理光學演進,專注於人眼生理光學和屈光誤差的「糾正」,這理念當然建基於正常眼的負焦距是屈光誤差 」,雖然這兩專業意見分歧,對近視可用正鏡來預防的觀念,視光舉對此較為認同。)


認識光學鏡片

光學鏡片不離兩大類,正和負鏡 (凸和凹鏡),任何一本標準的物理學書也有此二種鏡的光學解介紹:

•負鏡 特點是使進入的平行光成散射光,對所有的負屈光焦距者(即近視者),就是標準的處方。

•正鏡 特點是使進入的平行光成集合光,或屈折光線以減輕散射輻度,若以此鏡看近,光學上看近如看遠。

人工糾正的機制:

楊格教授揭示出,利用尖釣器具限制猴子頭部和眼睛只看14英吋或更短距離,實驗的猴子可在幾星期間被塑造成近視,短時間將此近距離限制解除,已近視了的在6個月期間可恢復正常。超過此幾星期會有永久的效果,就是眼球出現不可逆轉的軸位延長,指示出現更嚴重的屈光焦距變化代償。

人類和楊格教授的猴子均出現共同現象 -- 屈光焦距的代償,對眼睫狀肌的改變,眼球的反應改變 (軸位延長),此代償性的變化在20 歲左右便停止。

故此當你有興趣閱讀此文章時,你的眼球很大可能已延張了,因應看近的壓迫力而代償,也許已近視了並戴上凹透負鏡。近視及其代償變化是眼對侷促環境的反應。

正鏡很適合閱讀用或近距工作,它的雙凸面彎正好代替眼球內的水晶體看近聚焦,減輕水晶體曲脹程度,光學上使看近變成看遠模式。年輕時的你當然勤奮用功,再加上遺傳誘因使你容易適應近的代償機制,部份在很年幼的約615歲間便因適應過多的近距離活動而成為近視眼。

近視眼 (低於-3.00D) 有一大好處,就是可輕鬆看清細微的地圖及一切近作業,但上學便麻煩了連黑板也看不清,這可能令你跟不上學習,故無論你要看多少百科全書,務必看清黑板才可。社會壓力令你的父母帶你到醫生處驗眼配鏡,為了恢復看遠清晰以便上學,唯有用凹鏡取即時效果。 以此鏡看近 (你應是常常看書,不然你不會首先成為近視),令近處目標物成像更近距離,眼睛不斷代償地適應近焦距環境,你便會逐年需要更強的凹鏡度數來補償看遠的需求。

大自然儘量給你正常視力,只要日常50%以上時間看遠便可維持,你卻愚弄大自然原因是痡`不願摘下凹鏡看「近 」,令至光學上更近,並要每半年或一年加深凹鏡光度,眼睛的自然代償機制誤認你仍是初生時的很遠視呢!此代償機制非常神奇,眼睛可因應此畸怪舉止變形 (眼軸伸延) 40%,眼球不斷代償就是進行性近視。 它不斷延張是悲哀的,因可蔓延至晚期的眼底退化,過深近視很大可能令致視網膜萎縮脫落而失明,及沒有了眼鏡做任何運動和生活均諸多不便。

對此機制應以什麼方法來維持自身的利益呢?

我們大多是因學習、受教育、過度用眼的高階知識份子而成近視。事實上;必須痡`配戴近視眼鏡是人生的降格或缺憾。

相當大比率的眼科學者或會說:「這就是了….這全是遺傳所致。 」 這說法有一點是真的,沒有遺傳那有眼睛,卻沒說出眼睛的代償機制,並斷言遺傳就是進行性近視和近視絕對不能防止,是把科學的真相拉扯致極限 ¤ 斷點。 大多數眼科醫生以凹鏡作為簡便的「矯正」,對它的長期影響也沒有深入考究。

在文明社會環境如何保持看遠視力?

我們均想擁有正常生活,既可閱讀學習的近距視力,和看電影及戶外活動的遠視力而無需眼鏡,明顯地有2大途徑:

1)完全放棄閱讀和所有近距離工作。

2)改變近的視覺焦距環境成遠環境。

沒有家長願意自己子女目不識丁,第一途徑是不可行,只好當近距用眼時戴上「眼鏡」(正鏡)改變進入眼睛的光線散射角度,使其成為光學上的看遠。這第二方法就是根據眼睛正常視力的代償機制發展,另行建立的一個平均焦距環境,令眼睛接收多達50%以上的遠距離視覺訊號。

究竟如何達致?

正常眼為了在近距對焦水晶體必須曲脹增厚,此過程由眼內睫狀肌收縮以達成,只要選用閱讀正鏡 (鏡片中心厚邊緣薄) 取代水晶體的增厚。光學上正鏡改變近距閱讀成遠距,令看近時眼的焦點維持遠焦距狀態,放鬆看近時睫狀肌的壓力,阻止其進一步痙攣從而阻止近視的產生。你必須明白正鏡不會助你書寫時看得更清,只是減輕壓力即紓緩緊張,還會令其它物件更模糊不堪 (尤其你已近視了),遠方影物會一片朦朧,這是完全正常的。

若你看遠不清而看近無問題(即近視),只是需要眼鏡看清遠處一切,而你的視光師給你一副正鏡用於閱讀,也許你會不領情或說他是瘋子。在今天的知識型社會;閱讀用的眼鏡確實助你的眼睛有利地正常發展,只要緩慢地推後書本至剛清晰處,看近的調節壓力可被完全放鬆。卻使遠方景物更模糊朦朧,得不到即時清晰效果。

用正鏡閱讀來防止近視,是完全絕對與平常做法轍底地相反,需要你更醒目、更理智和深層見解才明瞭此做法。可惜此準確認識和明瞭正常眼睛行為尚未成正統學說,缺乏正統學說會產生嚴重後果,你可控告你的視光師他非依正統給你配鏡,此法在視光課程沒有教授。你或會得不到你的視光師給予意見或支持,但亦有部份眼科視光專業認同此理念,並樂意給予你正鏡的做法

如何對付早期近視? (戈基博士年輕時的經歷)

如今我假定你尚年輕,820歲間,這幾個月間發覺看遠不清 (即近視了),不想越來越深而需配厚厚的凹透鏡,便須配戴正鏡書寫和閱讀,只要是看近即需戴上甚至部份閒餘時間,起初你或會有少許頭暈及頭痛,若是;需抉擇那樣優先,是頭昏或是近視不斷加深。你需監察你的遠視力,只少每天一次,若感受輕微的改善便繼續努力,並漸漸調校戴戴鏡時間及其光度。若經一段時間如4星期,視力仍是惡化下去,便應放棄及找出為何。

我或者不是平均指標,當時14歲輕度近視使我的視敏銳度降至20/80(約150度近視),幾星期努力後我視力回復正常20/20。很可能是剛開始的痙攣性近視,故近距的閱讀放鬆便有即時效果,20/80意思是正常眼可看清80呎遠們影物,我只可在20呎看到。我當時勤奮好學少許害羞和內向,幸運地選修了物理,這是我第一刻明白關於光學上凹凸透鏡的簡單應用,並知道當我是剛近視以負鏡「糾正 」是荒謬的。

我選擇了 +2.5的凸鏡閱讀 (預防近視網主評論:戴強度愈高的正視鏡,對預防近視及恢復早期近視的效果愈明顯),它的強度令視力改善快一點,若你能及早發現初起近視,在眼肌未過度緊縮形成痙攣,再令至眼球軸位伸張前,那視力可望很快回復正常。 (20/40(約75度近視)是法例要求的駕駛視力要求,為何停留於20/40的標準呢?若你視力改善了0.5D,那便應該提升你的閱讀鏡光度0.5D)。若你能下定決心保持終生好視力,具備堅毅耐力便可。

二次大戰期間我遺失了正鏡,因此鏡非正統理論下的近視配凹鏡,得不到軍方的視光師補配,轉瞬間再次得了近視,回國後儘快戴回正鏡後,視力回復正常的20/201.0。戰爭期間;有股社會壓力要進入軍官學院受訓,但20/20是必要的條件,很少視光專業認識有關眼的動態行為,為輕度近視的年輕人驗配正鏡,因其對很多輕度近視者有效,以使他們可進入海軍的V-12訓練。有位在康奈爾大學的視光師驚訝我從14 歲開始能自行運用此法成功克復近視。

雙光眼鏡

過去50年來,大約20%的視光師認識到視敏銳度在20/40時,便須戴 +2.0的正鏡來保護視力。然而他們沒能力在此關鍵階段說服小孩子及其家長正確使用正鏡。只可當近視發展至 -3.00D,家長及孩子驚覺惡化才可開始著意用正鏡,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初步,證明在醫護界別媟N見在改變中,有需要推行更強的預防性措施。

若你經常保持雙眼視力在開揚環境,眼睛便會停留在零的焦距狀態 (平光或零度數) 而不再發展,如你繼續近點的閱讀,眼睛便繼續調較發展進入負的焦距狀態。故若經常閱讀,在眼的焦距尚未進入負數或剛開始,便應戴上正鏡以防止近視出現。只要調較配戴閱讀正鏡的部份時間和光度,便能有效地控制眼的焦點狀態,對你眼焦距狀態發展來說長遠是有利和有益的。

好幾位學者在視覺焦距控制的研究,尤在兒童近視眼處理課題方面取得顯著成功,他們是Dr. K H Oakley 楊格博士Dr. F A. Young,美國華盛頓的Pullman,利用雙光或稱雙焦點鏡,成功率達75-80%。但沒有以更廉宜的單一光度正鏡作比較研究。 顧名思意,雙光即上下兩個不同光度鏡,用於年長者的上光是較弱的正鏡看遠,下光是更強光度的正鏡,同理應用於兒童的只是上光為零度數,無需負鏡「矯正。顯然地;青少年潛在近視者 「無需要」它的下光協助看近,他們也許不用下光而看近,解決辦法唯有把上下光的分界線置於較高位置。更簡易的辦法是採用單光度的正鏡,用於所有近作業。

對我來說,可能因為有充足的動機,雙光鏡 (尤其上光是凹鏡) 是無必要的。任何人及小孩均應該明白免除終生倚賴眼鏡是採用正鏡的最終結果,他需具備此理解力才可成功,無需戴眼鏡看遠是正常眼的基本視覺利益。只需有適當的毅力、恆心和自我動力,近距作業時堅持配戴正鏡,便可漸漸地緩解眼肌的痙攣,令原先視敏感度是20/70的恢復正常的20/20

故此;作為第一步的措施,可選用簡易的單一光度的正鏡閱讀來防止近視。若仍有近視的緩緩發展,可考慮選用強力的眼睫狀肌麻痺劑 -- 亞托品(atropine),但必須要有醫生的監管才可進行。每日點滴亞托品較用正鏡來得劇烈,它針對“調節痙攣”的睫狀肌緊縮,是一極端有效的強力解痙劑但副作用也相應大。點滴此劑數星期後,閱讀正鏡便應接上。

要合理地達至成功,需建立一視敏度的監察表,建議在家居豎立視力檢測圖。恆常地保持此警覺性和監察遠距視力的變化,保持使用正鏡閱讀的持續性。倘若你能成功康復視力,你就不會輕易被說服使用凹透負鏡。當然;你仍需見你的眼科醫生去檢查其它的眼睛不正常,幸運地;大多數的『先天』不正常很稀有,但也會發生。

另外,很常見的是散光,可能佔人口的10%,因為散光眼沒有單一的“點”焦點,睫狀肌會不斷地對焦以保持最佳的清晰度,這樣也可在沒有大量近距壓力下出現近視,這情況下你需“糾正”散光,但都要確定一副具備凸透鏡的正散光眼鏡以應付看近之用。


為何這麼少人知道(霧視法)?

這個也許值得猜測和探討一下,為何過去醫學和眼科視光學對正常眼的行為和預防性的方法沒有認知及確認?

我相信還有很多的附加“理由”,但曾聽聞過以下的理由:

•近視是不十分嚴重的障礙,只影響那些勤奮好學的,他們都不用看遠。

•眼科醫生沒有教授充分深度的物理學,不可期望明白光學。

•近視不是醫藥學的問題,醫生不太關注。

•若你不想近視,乾脆放棄閱讀。

•戴凹透負鏡“糾正”近視既便宜又容易,為何找麻煩另一方法。

•戴眼鏡是智慧象徵。

•有了隱形眼鏡代替眼鏡框的不便,令近視更不成問題。

•只是近來近視才成為嚴重課題,越來越流行及很年幼開始近視,引致進行性近視惡化。

•傳統醫學治療病癥 (治標),只有近期的預防性醫療備受注重。

•只是近來有理據的科學解釋和觀察,認知眼的視覺焦距發展機制及其“緩和焦點平均值”relaxed mean focus

只有第10點的證詞是我接受的,如今既已有合乎科學的基礎邏輯論証,就請你跟隨我的步履去矯正問題。

Strling Colgate 戈基


結論

以科學或數學作為專業及事業的,必須不單學習事實和理論,還需學習提交方法來解決疑難。那些以政治事務為生的,必須學曉另類技能如何不去解決問題及疑難。當一具爭議性課題的解決方案漸露曙光,一方參與者懼怕將接近失敗時,他們會盡最大的機巧使該課題脫軌,提出動議令其重回委員會,或回到議事桌上。

這動議具備一表徵是保留該問題的延續性,為了達到最終的解決方案,需作更多覆核和研究,往往這只是編做故事。“轉介回委員會”喜歡或不喜歡,意思是封殺該措施,但聽起來很是動聽。這世界好爭吵、好爭論的人,需要大量的肥皂劇式節目技巧來掩飾不解決課題的行為,同時裝做出是像尋找解決辦法的模樣,另人發噱!

Dr. Garett Hardin

清晰的思維和分析

戈基博士打敗近視,成功地控制他個人的眼焦距狀態,保持終生正常遠視力。出於他明白物理光學和具備前瞻性的洞察地,及推論出眼睛在不同視覺環境下的變化行為。他的實際行動示範了正常眼睛動態行為的事實,說明了視覺焦距追隨或跟隨平均的視覺環境。利用科學分析,揭示出本質正常的眼睛是一極其複雜細緻的控制系統,歸納各方實驗據和分析,眼的焦距狀態與它的平均視覺環境息息相關,此相關連的系數是0.97。

對普羅大眾隨意進入診所要求即時清晰視力,醫生或視光師很難啟發他們理解眼睛視力發展的緩和機制。他們也無從知曉誰具有戈基博士的領悟力、洞察力及毅力,基於種種原因無奈地處方負鏡以收即時清晰效果。

Otis Brown

翻譯 Steve H. Leung  

原版英文請看 http://www.geocities.com/otisbrown17268/AboutUs.txt

及其網站 www.myopiafree.com


2007-09-28 主頁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發表你的意見 網頁版權說明